蛊毒

在湖北黄冈,有一位名叫毕路的农村小伙。虽然他老实本分,勤劳能干,但是他家境贫困,一贫如洗,以至于他已经三十岁了,还没有娶到媳妇。他一直担心自己的家族血脉会在自己这一代中断,心里十分焦虑。毕路常常忧心忡忡,担心自己是否会无法延续家族的血脉,因为他觉得如果真的是这样,他将来到黄泉路上还有何脸面见列祖列宗。

蛊毒

农村小伙

为了找到经济收入并开始新生活,毕路决定离开家乡到外地谋求发展。听说云南的菌子深受人们喜爱,味道鲜美,他决定前往云南挖掘这些美味的菌菇。

经过一番长途跋涉后,毕路终于抵达了昆明宜良县。他走了很长时间,感觉又累又饿,看见前方有一座豪华的酒馆,于是决定走进去休息片刻。

虽然这间酒馆位于熙熙攘攘的繁华街道上,却鲜有客人光顾,甚至连店小二都找不到。毕路心中不禁疑惑:这样一座豪华酒馆竟然无人光顾,实在让人觉得不太对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毫不知情,一双浑浊的眼睛在暗处注视着他,显露出不怀好意。

过了一会儿,一位穿着华丽,身材丰满的中年男子缓缓走了出来。他笑嘻嘻地对毕路说:“小伙子,我姓章名洪。我的二女儿已经二十岁了,至今还未嫁人。我自认识人脉广,知道你是个老实本分,勤劳又能干的人,所以想把我的二女儿嫁给你,你意下如何?”

蛊毒

身材笔挺,穿着光鲜的中年男士

毕路虽然是个来自农村的人,对世事了解并不多,但也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这个道理。他觉得这很可能是个陷阱,所以没有立刻答应,而是犹豫不决。

章洪见状,赶忙从袖子里掏出几枚金币,然后朝着屋里大喊:“莲珠,出来见客!”

片刻后,一个容貌俏丽的年轻女子款款走出来。

这个名叫莲珠的少女比毕路之前所见过的任何女子都要美丽。当他见到她时,他的眼睛几乎发出了光芒。

老婆的家庭条件很好,而且她本人又漂亮又贤惠,这样的妻子,我还能有什么要求呢!娶到眼前这位少女真是多少男人的梦想啊!毕路心动了,开始相信有些事情可能会超乎想象。

在看到金子和莲珠之后,毕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门亲事。

在毕路自信满满地庆幸时,周围的旁观者却纷纷摇头。他们异口同声地认为:“这个外地来的年轻人太不明事理了,他以为捡到了大便宜,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踏入了险境。也许不到一个月,他就会自食恶果了!”

当天,毕路和莲珠结为了夫妻。毕路笑容满面,心中的快乐溢于言表,然而莲珠脸上却带着忧虑,看起来并没有因为成婚而感到开心,似乎心中有什么难以启齿的隐秘。

蛊毒

成婚

毕路询问她原因时,珠默默地看着新婚丈夫,没有回答,而是不停地唉声叹气。

第二天早上,莲珠的姐姐荷珠与妹妹露珠前来看她。毕路的出现引起了两人的惋惜和悲伤,她们唉声叹气,表达着对莲珠的担忧和忧虑。

“大姨、小姨,为什么每次见到我都这么难过?是不是有什么原因?”毕路心中充满疑惑,忍不住发问。

两女像昨夜的莲珠一样,沉默地未作出回应。

三天后的夜晚,莲珠刚进卧房就看见了毕路喝得醉醺醺,正趴在桌子上休息。她心头顿时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便询问:“相公,你刚才与谁在喝酒?”

“父亲岳邀请我喝酒。”毕路迷迷糊糊地回答。

莲珠听到这话,顿时泪如泉涌,毕路怎样安慰都无济于事。

蛊毒

泪流不止的妻子

半个时辰后,莲珠看到毕路的神色平静,这才松了口气。她合上双手,连声说道:“感谢上苍,感谢上苍!”

毕路心中充满疑惑,想要开口发问,却突然感到一股酒意上涌,最终不由自主地入眠。

毕路问莲珠:“娘子,你为何悲伤?刚刚醒来时看你情绪低落。”

莲珠犹豫了很久,最终决定向丈夫坦白。她一边流泪,一边问道:“你听说过金蚕蛊吗?”

毕路心头一惊,村里的老人们曾向他讲述过金蚕蛊的传说。

金蚕蛊是一种用来谋财害命的邪术,在云南一带广为人知。据说在端午节的那一天,人们会将毒蛇、蝎子、蛤蟆、蜘蛛、蜈蚣等毒物放置在一个容器中,让它们互相残杀,最后存活下来的那一只毒物就被认为是蛊,其毒性极其剧烈。

经过毒物成蛊,三年内需要每隔半月给它喂食各种毒物,并且每隔半年要喂食红、黄、白、青、黑这五种颜色的丝绸。三年后,蛊就蜕变成金蚕蛊——万蛊之王。

在饲养金蚕蛊的过程中,人们必须时刻保持对蛊的敬畏之心,不能有任何轻视和忽视。否则,不仅金蚕蛊无法培育成功,养蛊的人也会受到反噬。

蛊毒

蛊虫

金蚕蛊养成后,只要养蛊人向它祈求粮食、金钱或其他物资,金蚕蛊都会满足其要求。

然而,正所谓得不偿失。在向金蚕蛊祈愿前,必须残忍地用蛊毒害死一个人。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受害者,也只能献祭亲人了。

金蚕蛊确实令人恐惧,而更令人恐惧的是即使没有对它进行财物祈求,养蛊的人每隔一个月也必须用蛊毒害一个人。如果养蛊的人未能按期进行这个仪式,就会遭受金蚕蛊的反噬。

养蛊人利用金蚕蛊的方法,将蛊毒混入受害者的食物中,一旦受害者食用,便会中蛊毒。金蚕蛊的毒素会侵入受害者的体内,迅速吸取精气,引起剧烈的腹痛、呕吐腹泻,接着身体出现异常的黑变,最终导致吐血而亡。

毕路突然想起金蚕蛊的可怕之处,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莲珠注视着丈夫的表情,她知道他已经发现了这件事,于是她毫不犹豫地将事实全部告诉了他。

蛊毒

妻子向丈夫诉说真相

我的父母原本是贫苦的农民,除了我有一个哥哥以外,还有姐姐和妹妹。你知道,一个贫苦的农家怎么可能供养得起四个子女呢?为了让家里人能过上好日子,父亲花了三年时间培育金蚕蛊。金蚕蛊成熟后,父亲获得了巨额财富,我们家由贫苦的农民一跃成为富翁,全家人都过上了富裕的生活。

“成为大户人家后,我爹雇了二十多个仆人。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他们都相继离开了家中的服务。”

我家曾经门庭若市,常有前来拜访的客人络绎不绝。后来随着每一个仆人的离去和去世,县里人知道我家养了金蚕蛊。为了自保,他们就再也没有前来。就这样,我家逐渐成了门可罗雀。

由于传言中金蚕蛊的缘故,导致家中无人敢来提亲,姐姐和哥哥都已经成家,我和妹妹也到了适婚的年龄。

经过调查,发现那家酒馆是我父亲所开设。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死去,店里再也没有了顾客。

因为实在找不到其他人供奉,我父亲就转向姐夫和嫂嫂。两个月前,姐夫被我父亲害死;一个月前,嫂嫂也遭了他的毒手。哥哥对父亲的恶行感到愤怒,于是离家出走了。

“这个月又轮到我去献祭了,可是父母舍不得让我去丧命,于是他们利用我作为诱饵,欺骗您前来,让您代替我去冒险。”

毕路听完妻子的叙述后,整个人都紧张起来,脸色苍白。他向妻子求助道:“亲爱的,现在应该采取什么行动呢?”

蛊毒

面如土色的丈夫

莲珠毫不犹豫地对相公说道:“相公,你快点离开!”

毕路轻轻摇了摇头,他温柔地看了看莲珠,然后坚定地说:“娘子,我不会离开。我明白你所忧虑的情况,你之所以向我坦白事实的原因是因为你关心我,你不忍心让我赴死。既然你不愿意让我去死,那我也无法让你独自面对死亡。我知道你对我有情,而我也不能对你无义。我决不会背叛你,也不能让你孤独承受一切。我们将面对困难,但我决不后悔。”

莲珠听到这番话,内心十分感动,她下定决心要全力保护丈夫周全。

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始终提高警惕,不让丈夫接触任何她父亲送来的东西。姐姐荷珠和妹妹露珠一直支持她,共同保护毕路的安全。在她们的努力下,章洪始终没有得逞。

尽管如此,荷珠仍然担心自己和姐妹们会有疏漏,让丈夫难以逃脱被父亲毒死的命运。因此,她希望和丈夫一起逃离这个充满血腥的家庭。然而,章洪像她防范毒死毕路那样防范她离家出走,一直没有给她逃跑的机会。

父女之间相互不信任,两人都陷入了无法满足愿望的困境,心中都充满不安。

金蚕蛊离喂食的日期越来越近,章洪心中的焦虑越来越强烈。

蛊毒

焦躁的岳父

那一天,毕路正和莲珠正站在大厅里交谈,突然章洪拿着毛笔、墨水和木板闯了进来。

章洪深思熟虑地说:“我想给朋友写封信,麻烦你替我代笔一下。”

毕路向莲珠请示后,经过莲珠的确认没有发现可疑之处,因此允许毕路写信。

毕路接过章洪递过来的毛笔,放在嘴里舔了舔,然后蘸上墨水在木板上挥毫书写。很快,一封书信便完成了。

蛊毒

写信

章洪拿着刚写好的书信,笑着离开了。

莲珠看着父亲那离奇的笑容,立刻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她悲愤地拍了拍桌子,眼泪夺眶而出,说道:“父亲,您的病情恐怕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毕路一脸茫然,说道:“我感觉自己很正常啊,怎么可能出了什么问题?”

莲珠后悔不已,她悔恨地说道:“我家父亲竟然将蛊毒藏在了笔墨里,我丈夫你刚才使用那支笔时已经中毒了。我真是愚蠢,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她停下来,然后大声哀嚎起来。

得知自己即将远离人世,毕路感到悲从中来,不忍心与亲人永诀,他与莲珠相拥痛哭。

两刻钟后,毕路毒离世,莲珠悲痛欲绝。

目睹毕路的死,章洪感到非常高兴。他匆匆将这个罪大恶极的女婿埋葬在一处荒凉的坟地里。

深夜时分,莲珠偷偷来到毕路的坟前,默默地祭奠着。突然,一团幽蓝色的光芒飘向她。

蛊毒

墓地

以为是鬼火在追逐自己的时候,莲珠感到惊慌,并且准备奔逃。突然,她发现那团光芒其实不是鬼火,而是她的丈夫毕路。

她惊喜交加,便问:“先生,你是不是鬼啊?如果是的话,我会陪你走向黄泉路,你绝不会孤单。”

毕路摇了摇头,说道:“娘子,你不必担心。我在阴曹地府时,阎王核对了生死簿,发现我阳寿未尽,便让阴差送我回来还阳。只是我的肉身已经中了蛊毒,所以灵魂无法回到肉体里。”

“那要怎么办呢?”

“夫人,别担心。五天后新任县令就会上任,他是个正直的人。你只要向他求情就能救我出来。”

莲珠深深地铭记着毕路的忠告。不久之后,她前往县衙,向新上任的县令哭诉道:“大人,请您帮帮我,家中遭金蚕蛊祸,已有数人死亡,还请大人帮助我除去这场祸害。”

县令朱能是一个心系百姓、痛恨恶行的官员。听闻有人使用金蚕蛊残害百姓,他义愤填膺,立誓要严惩那些利用蛊害人的恶徒。朱能并不畏惧金蚕蛊,因为他自小就酷爱阅读各种灵巧神秘的书籍,从中了解了应对金蚕蛊的方法。

蛊毒

县令

朱能对莲珠说完后,她急忙躲开了。

第二天,朱能和衙役们一起提着一个竹笼前往章家,竹笼里装着两只刺猬。

朱能曾在古书中读到一种说法:养金蚕蛊的人家里房顶必定没有灰尘。当他走进了章家大门后,他特意往房顶看了看,房顶的瓦片上竟然真的一尘不染。他连连称赞:“果然不假。”

他吩咐仆役们打开竹笼,释放刺猬。那两只刺猬闻到了一股特殊的气味,便翘起鼻子开始仔细搜索。它们认真地嗅着,无论是床底下还是墙缝里,只要是容易隐藏的地方,刺猬们都不放过。

蛊毒

县令与压抑

最后,两只刺猬来到了大厅右边的柱子旁,它们在那里开始挖洞。隔了一会儿,它们叼着一条虫子从洞中出来。

这种害人的金蚕蛊是一种长约两寸的通红昆虫,没有头部,身体粗细如婴儿的小臂。

朱能以章洪饲养蛊虫害人的罪行为由,立即命令衙役们将他铐起来。

接着,朱能在县城里继续四处走访。人们纷纷向他控诉章洪使用金蚕蛊做恶,导致多人丧生。

朱能根据现有的人证和物证将章洪送入大牢,并命令衙役们对其进行严刑拷打。最终,受不了酷刑的章洪不幸身亡。

在处理好章洪之后,朱命令衙役打开毕路的棺椁。当他们看到毕路的脸色依然红润,身体也没有腐烂时,就意识到他还有救的希望。

蛊毒

开棺

朱让莲珠用空心菜汁和金蚕蛊的尸体熬成汤,等凉后给毕路喝下。

经过一会儿,莲珠照着指示做了,毕路也苏醒过来。他醒来后感到剧痛难忍,经过三天的泻肚之后才慢慢好转。他排出的秽物中发现了许多死去的小虫子,毫无疑问,这些虫子就是金蚕蛊的子蛊。

经历了这场变故后,章洪的妻子并没有责怪女儿,她认为这是命运的安排,一切都是因为章洪自作自受。她没有感到悲伤,只觉得心情舒畅。不久之后,一个喜讯让她高兴不已,离家出走的儿子得知家中发生了变故后立即赶回来,和她团聚了。

毕路不愿留在这个他认为抹杀生机的地方,决定带着妻子莲珠回湖北老家。章洪的妻子察觉到大女儿荷珠成了寡妇,而三女儿露珠依然未婚,她们无依无靠。而毕路是一个老实本分、勤劳能干且十分重情义的人,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人。于是,她决定把大女儿和三女儿都嫁给毕路。

蛊毒

丈夫与妻子

毕路起初不同意,但在经过莲珠与岳母多次反复劝说后,最终接受了这件事。

毕路带着章家的部分财产和三位美丽的妻子回到了家乡。乡亲们见到毕路都纷纷表示:“毕路,你发达了啊!”

害人者必遭天诛。人生在世,应当谨记这一点,不可生出害人之念,更不可做出害人之事。


改编自《小豆棚》

您可以使用以下声明来表示照片来源于网络并且如有侵权需要联系删除: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日常交流,探讨疑惑,并免费赠送道家辟谷课程+混元养生桩+八段锦,添加 微信:517349262  备注:交流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2386372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qz1.com/882.html